當前位置 大亞灣核電運營管理有限責任公司  > 新聞中心 > 媒體報道
媒體報道
 

中國核安全文化實踐

依據2019625日國家能源局國際核能合作框架會議上生態環境部代表發言稿整理而成。

 

國際上三次重大核事故的教訓告訴我們,人因問題是誘發安全事故、影響核安全的重要因素。解決人因問題,降低人因風險,既要依靠嚴格貫徹核安全法律法規,又要依靠持續強化核安全文化建設,有效落實核安全主體責任。

 

中國在核能事業發展過程中,結合本國實踐,不斷探索核安全文化建設方法,形成了既接軌國際、又有中國特色的核安全文化體系,為保障核安全提供了重要支撐。

 

一、中國對核安全文化理念的吸收與發展

 

(一)堅持“安全第一”

 

中國在發展核能的過程中,始終堅持安全第一的理念,通過充分吸收切爾諾貝利核事故的教訓,將核安全文化的要求貫穿于各項核安全法規中。譬如:1995年發布實施的《民用核設施安全監督管理條例實施細則之二——核設施的安全監督》第九條規定現場核安全監督員具體職責質之一是監督核設施營運單位執行法規和貫徹核安全文化的情況;1997年發布實施的《放射性廢物安全監督管理規定》第4.3節要求負責放射性廢物管理活動的領導和組織應建立和執行利于促進安全文化的程序和制度;2004年發布實施的《核動力廠運行安全規定》第2.1.3條規定“營運單位必須保證定期審查核動力廠的運行情況,強化安全意識及提高核安全文化水平。

 

核安全文化概念被工業界廣泛接受后,產生諸多良好實踐。中國各核電企業普遍采用明星自檢法(Star-Stop, Think, Act, Review)和PDCA管理循環(PlanDo, Check, Action),確保員工按照程序規定和質量管理體系要求開展工作。

 

(二)核安全峰會與中國核安全觀

 

20143月,在荷蘭海牙核安全峰會上,習近平主席上提出理性、協調、并進的核安全觀,闡述了中國將堅持培育和發展核安全文化的主張。2年后,在華盛頓核安全峰會上,習近平主席再次強調將強化核安全文化,營造共建共享氛圍,指出:“法治意識、憂患意識、自律意識、協作意識是核安全文化的核心,要貫穿到每位從業人員的思想和行動中,使他們知其責、盡其職。”

 

(三)《核安全文化政策聲明》

 

201412月,國家核安全局、能源局、國防科工局聯合發布《核安全文化政策聲明》,提出了堅持培育和發展核安全文化的政策主張。《聲明》提出中國核安全文化的核心價值觀是理性、協調、并進的核安全觀,對核安全文化首次做出中國化的明確定義,即:核安全文化是指各有關組織和個人以“安全第一”為根本方針,以維護公眾健康和環境安全為最終目標,達成共識并付諸實踐的價值觀、行為準則和特性的綜合。

 

《聲明》強調,核安全文化的培育是一個長期過程,應持續不斷地推進。核安全監管部門和政府相關部門要加強政策引導、制定鼓勵核安全文化培育的相關政策,加大貫徹實施力度。核能與核技術利用單位要將核安全文化融入生產和管理的各個環節,做到凡事有章可循,凡事有據可查,凡事有人負責,凡事有人監督;加大培育力度,定期開展評估,保證核安全文化建設在本單位有效落實。從業人員要嚴格要求自己,培養良好的工作習慣和質疑的工作態度,樹立知責、盡責、負責的責任意識和學法、知法、守法的法治觀念,持續提升個人的核安全文化素養。還要推行同行評估,開展核安全文化培育和實踐的第三方評估活動,開展全行業的核安全文化經驗交流。

 

參考美國核管會(NRC)的《安全文化政策聲明》與世界核電運營者協會(WANO)卓越核安全文化特征,《聲明》提出了中國培育與實踐核安全文化的八大特性:一是決策層的安全觀和承諾,二是管理層的態度和表率,三是全員的參與和責任意識,四是培育學習型組織,五是構建全面有效的管理體系,六是營造適宜的工作環境,七是建立對安全問題的質疑、報告和經驗反饋機制,八是創建和諧的公共關系。

 

這八個特征以中國核安全文化建設的良好實踐為基礎,主要體現了兩個方面的考慮:一是培育良好核安全文化的行動主體,二是培育核安全文化的內外部環境。培育核安全文化的行動主體是核安全文化響應的各層級人員,分為決策層、管理層和個人,前三個特征的內容分別給出對這三個層級人員的要求,后五個特征分別給出了對培育核安全文化內外部環境的要求。對內部環境的要求包括培育學習型組織,建立有效的管理體系,營造適宜的工作環境以及建立對安全問題的質疑、報告和經驗反饋機制;對外部環境的要求是創建和諧的公共關系。

 

《核安全文化政策聲明》是我國政府關于核安全文化的首個政策聲明。它展示了我國政府對于推動全社會核安全文化建設的積極態度和鮮明立場,對于在行業內凝聚共識具有重要意義。

 

二、中國政府積極引導和推動核安全文化建設

 

為落實核安全觀和國家安全戰略,推動全行業核安全文化培育與發展,中國政府各有關部門積極引導和推動核安全文化建設。

 

(一)開展核安全文化宣貫推進專項行動

 

《核安全文化政策聲明》發布后,為強化核與輻射安全從業者法規意識,全面提升核安全文化,國家核安全局在全國范圍內組織開展了為期一年的核安全文化宣貫推進專項行動,提出要做到兩個“全覆蓋”,即覆蓋全體持證單位,覆蓋所有骨干人員;落實兩個“零容忍”,即對隱瞞虛報零容忍,對違規操作零容忍。在宣貫活動中,國家核安全局始終聚焦問題開展專項整治,以此推動核與輻射安全從業者認真學習并嚴格遵守核與輻射安全法規要求,增強憂患意識、責任意識、誠信意識、敬畏意識和守法意識,形成“人人都是安全的創造者和維護者”的工作氛圍。20167月到8月,國家核安全局還開展了核安全文化宣貫推進“回頭看”行動。重點關注各單位核安全文化持續建設情況,包括總體核安全文化狀況,關鍵崗位和骨干人員核安全文化水平,核安全文化宣貫相關問題的整改落實情況,核安全文化建設長效機制建立情況等。

 

(二)制定發布《核安全文化特征》

 

20172月,為落實《核安全文化政策聲明》的倡議,統一各核電集團公司、核能和核技術利用單位在對核安全文化的認識和理解,讓核安全文化的培育和發展有的放矢,國家核安全局制訂并發布了《核安全文化特征》,通過深入理解核安全文化的內涵,調研國內外研究成果,結合國內法律法規要求和核安全實際,將《聲明》提出的8個特征分解為36條屬性和153條良好實踐舉例。形成了核安全文化特征、屬性和良好實踐舉例之間層層分解、逐步細化、內容互不交叉又能滿足監管要求的結構層次和邏輯關系。

 

《核安全文化特征》是開展核安全文化評估活動的主要依據文件,具有普遍適用性。不僅適用于核電廠、核設備廠、核技術利用以及核燃料循環領域,也適用于核安全文化建設與培育工作。國家核安全監管部門和相關部門、各核能與核技術利用單位、工程和服務單位及利益相關單位可據此指導和開展核安全文化工作。

 

(三)落實《核安全法》要求

 

2018年,《核安全法》開始正式實施,將核安全文化上升到法律高度,要求核設施營運單位、承包商和監管單位建立培育核安全文化的機制,將核安全文化融入生產、經營、科研和管理的各個環節。

 

相關部門以《核安全法》的實施為契機,以《核安全文化政策聲明》和《核安全文化特征》為依托,制定《核安全文化評估程序》,將核安全文化評估融入核安全日常監管。已經試點在核電廠的日常監督和例行檢查中增加核安全文化的內容,開展試點,在核電廠日常監督和例行檢查中增加核安全文化評估的內容;研究編制核燃料循環領域的核安全文化評估細則,開展核設備領域核安全文化評估等等。推動建立切實有效的核安全文化培育機制,督促企業嚴格落實安全主體責任。

 

(四)依托行業協會開展工作

 

推進核安全文化建設還充分發揮了中國核能行業協會的橋梁紐帶優勢,開展大量工作。一是開展核安全文化建設研究。整理編譯國外核安全文化文件和良好實踐匯編,總結核安全文化建設特點和規律,提供政策建議。二是推動行業交流互動,組織行業核安全文化建設經驗交流,促進各企業互學互鑒,推廣良好實踐。三是開展核安全文化同行評估,系統檢驗企業核安全文化建設情況,發現優勢和不足,幫助企業深化核安全文化培育和建設工作。同時,也進行了面向社會的核安全文化宣傳,加大了公眾對核安全的了解,增強了對核安全的信心。

 

(五)核安全文化引領成效

 

中國秉持“理性、協調、并進”的核安全觀,堅持以核安全文化為引領,嚴格實施核與輻射安全監管,全面落實企業核安全責任,在全行業的共同努力下,實現了核事業的健康有序發展,保持了良好的核安全紀錄。

 

當前,中國核電保持安全高效發展,年均新投運核電機組數5.4臺,為減少燃煤和二氧化碳排放做出了突出貢獻。截至20192月,我國運行核電機組達45臺,裝機容量4589.516萬千瓦,在運規模居世界第三,在建核電機組12臺(包括霞浦示范快堆),在建裝機容量1278.058萬千瓦,在建規模仍居世界第一。

 

在政府部門的積極推動下,相關核電企業建立核安全文化建設組織機構,將核安全文化理念有效融入企業管理,積極探索核安全文化建設方法和工具,構建核安全文化自評估工作體系,形成了核安全相關的激勵機制。保障核設施保持良好安全記錄。截至目前,我國核電機組已安全穩定運行累計310余堆年,未發生過國際核與放射事件分級表(INES2級及以上的事件或事故。據世界核運行者協會(WANO)的統計,近5年來,我國核電機組的運行指標在全球400多臺機組中80%以上優于世界中值,70%以上指標處于國際先進值區間。此外,研究堆、核燃料循環設施、放射性廢物處理處置設施等其他重要核設施均保持著良好的安全紀錄,在建核設施安全質量受控。重點核設施周圍環境輻射質量水平無明顯變化,氣態和液態流出物排放遠低于國家標準限值,核設施所致公眾個人年有效劑量遠低于國家規定限值,核與輻射安全狀況良好。

 

三、監管機構加強自身核安全文化建設

 

監管機構通過抓思想認識、抓制度建設,率先垂范,踐行核安全文化,不斷完善監管體制機制,持續提高法治化制度化水平,穩步推進核安全監管體系和能力現代化建設,落實《核安全法》要求。

 

(一)提煉核安全精神

 

國家核安全局堅持立足自身,融合核工業60年“事業高于一切,責任重于一切,嚴細融入一切,進取成就一切”的核工業精神,提煉出“核安全事業高于一切,核安全責任重于泰山,嚴慎細實規范監管,團結協作不斷進取”的核安全精神,倡導“想干事、能干事、干成事”的良好風氣,確保每一名監管人員成為一道有效可靠的安全屏障,為確保核安全、保障公眾健康和生態環境安全作出應有的貢獻。

 

(二)加強監管法規和制度體系建設

 

國家核安全局以制度體系建設為抓手,將文化建設有效融入內部管理,促進文化的有形導出。構建了總論——分論形式的《中國核與輻射安全管理體系》。通過總論闡述核安全監管的總體情況、管理體系、管理責任、支持與保障、過程實施、評估和改進等內容;通過分論確立49項程序文件,涉及內部行政管理工作指南,各監管模塊的監督檢查大綱和審評大綱,法規制修訂、公眾溝通、經驗反饋、科研管理等其他工作領域的工作指南。通過加強制度規范,嚴格執行,嚴肅問責,繃緊核安全文化之弦,有效預防問題發生,當好核安全文化的倡導者、引領者。

 

以上就是中國核安全文化實踐的有關情況,中國將持續推進核安全文化建設,居安思危,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核安全文化建設永遠在路上!


來源:中國核網                                 發布日期:2019-11-11 

 

 
开个染发店赚钱吗